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JOKER组合结成官方访谈

今天翻网页才看到,大概去年就贴在官网上了吧。回头看去年9月起就没动过的博客翻译目死状态ing……

原文请见

JOKER 官方访谈

加藤和樹新组成的二人团体JOKER终于正式亮相了。
当初具体身份保密的另一方,便是与加藤相同、以solo歌手身份从事着音乐活动的伊達幸志。

「今年是我歌手出道5周年,借移籍艾回的机会,想着要探索自己更多的可能性。
在这样的时机下与幸志重逢了,若是要与谁一起做音乐的话,除这家伙以外不做第二人想呢」
(加藤和樹)

「我之前都是在Live house里的数个观众面前奏响自己的音乐,所以接到组组合的邀请时还觉得难以置信,不过我非常高兴呢。想着和一直秉持着自己风格的加藤桑一起做音乐的话,自己是不是也会闪闪发光呢。
也立刻能想象出我们俩组组合的样子了」
(伊達幸志)

这两人的邂逅原要追溯到大约6年前。他们共同出演了人气舞台剧「网球王子」,亦意气相投。
那之后,均作为solo歌手踏上了音乐之路,渐渐地在心中把对方视作了好伙伴好敌手。
到去年秋天重逢的这数年间,虽也有过疏远的时期,但在此期间依然关注着对方的动向。

「我以前从没见过幸志这种类型的人呢。很意外地会把他自己的感情毫无掩饰地表达出来,有那么点危险的部分。
但他感情非常细腻。我很慕他能笔直地贯彻自己想做的音乐,该说是我心中一直都很留意的存在吧。」
(加藤)

「加藤桑不也在音乐方面有不少建树嘛。我觉得那很了不起啊,与此同时也会觉得自己不甘心。
我也偷偷去了你的日本武道馆公演,说实话真觉得这货真该死哦~。不过同时也有加藤桑yeah!的心情就是了(笑)」
(伊達)

严肃冷静的加藤。叛逆、重视冲动的伊達。在J-POP的第一线奋战而来的加藤。
在名为蓝调与民俗的该说是美国本土音乐领域奋战而来的伊達。
性格与音乐性截然相反的两个人,在此刻携手或许是必然的吧。
听过他们的出道单曲「No.1」后,这样的想法异常鲜明地掠过脑海。

「嗯,我真觉得是个必然。我们俩如同光与影、日与月,我很期待这样的我们交汇的瞬间所能产生出的东西呢。
我觉得要用歌来表现如今的我们的话,非这首「No.1」不可了。也将我们『要做就要以顶点为目标』的态度包含在内,一并表达了出来」
(加藤)

「曲子本身很有气势,歌词也让我深有感触。
因为是作为JOKER一员的第1首歌,我弹吉他可卖力了。想让你们在PV中也能看到很帅气的我们」
(伊達)

JOKER当然不是某些人强行规划出来的产物,亦不是单以外貌为卖点的花瓶组合。
是打心底爱着音乐的他们表露出雄心壮志,赌上自己的音乐生命去面对的率直企划。
毫不犹豫的他们的信念一定能向音乐界吹进一股新风吧。

「扑克里JOKER就是王牌。要是这意思在全世界都通用就好了呢。
我们想做一个不被风格束缚、创作出新音乐的组合」
(加藤)

「加藤桑有我所没有的音乐旋律,反之亦然。这样的我们已经开始创作各式各样的音乐了。
明年的首次个演(12年5月3日@品川Stellar Ball)也定下来了,总之想让大家看到舞台上我们帅气的样子」
(伊達)

好久没翻感觉有点手生了囧,错漏之处请多包涵。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King Of The Blue正片字幕版发布

在这里也做个广告。


发布啦

我是校对(自豪状XD

各位都辛苦了~
攻的大舌头、皇帝的棒読み
以及二人组和民众们的瞎嚷嚷……
连蒙带猜把坑都填平了,这真是个奇迹TvT!
虽然剧情狗血,可看到不停被虐自虐的玄武殿我还是异常兴奋,咳,揪心的XDDD

とりあえず生中(二杯目)

用杯具的网速看过了断断续续的生放送
除了出场,算是基本看全了
座位号1F左侧900+——不懂什么意思
不过这节目真的……有些无语|||

光讲些有的没的
下着之类的话题讲了近10min,或许更久orz
明明不是深夜档广播,却都是这种糟糕的neta=皿=

什么内/裤的颜色啊
什么夏天看坐前面的女生出汗,隐隐约约能看出内衣就很心动啊
什么看到比较丰满的姑娘眼睛就会看过去啊<——kzk嘴上说着讨厌这样的自己…嘛

介绍哪边的拉面好吃,看直播的fan们一个劲写comment推荐
用カメラ目線说了好き,说完只顾自己在一边害羞

阵内桑一说话大家开始输入zzzzzz——睡着了|||
kzk一说おはよう大家马上切换成おはよう
就这样切换了好几次,顺说切换速度极快

电话环节打进来三个都是姑娘,一人实际讲了30s
中间一个超级淡定,另外两个都很鸡冻(/ω\)

该做的音宣一下带过,连歌曲都没播放

结果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告白、很互动的弹幕、代词(土下座=Love、柳生?=セクハラ之类的)




于是翻找nico又看到了以下几个

続きを読む »

Indigo 官网访谈

之前也提过了,最近都没怎么翻译
说来N久前参加汉化的18×人妻游戏快完工了 = =

vol.3 忧夜加藤和樹

自己的个性对角色有助益
至今为止我总被人说年龄不详、看不出私生活怎么样之类的话,忧夜是第一个让我给人的这种印象发挥作用的角色(笑)。话虽如此,忧夜这个角色在进入拍摄前无从掌握,所以我真正的心情是在想「该怎么去演忧夜啊」。电视剧开拍后,随着拍摄的进行,每看一次成型的剧本,就越感受到他对「Club Indigo」成员们的爱,并感到他总在辅佐着店长。同时也能察觉到他心境的变化,虽然一眼看上去很酷,但其实能觉出他心中有爱。非常遗憾的是,故事没有讲述忧夜走到现在的人生,只能交付给想象,但我有时会想,也许是他从前所生活的环境让他情不自禁地贪恋“爱”吧。不论做什么都毫无差池,也正说明他心中为了别人而想做这些事。所以才从事着现在这份工作吧。

身为演员,与欲求的战斗(你和你的libido怎样了??)
忧夜绝不是自己独自一人构筑出的角色。仅就那些没仔细写明的部分,就与导演、制作人商量了好久,那帮了我大忙。大概所有演员都和我有同样的感想。唯有合大家之力共同创作,才能拍出「Indigo之夜」这部电视剧。

虽然这次共演者中和我年纪相仿的成员也很多,给予了我很多激励,但思考着忧夜的定位,我想也有必要退一步,从旁客观地审视大家。说实话,看到男公关们轻松愉快的演技,有时我自己心里也会冒出「想更自由地演忧夜!」的欲望。看着ジョン太(和田正人)觉得好慕呢。因为能看出他考虑过很多方面,在演技上也下了功夫。要是有机会的话,我也想演ジョン太那样的角色呀。嘛,我有我的个性,再想到忧夜的身份,不作即兴表演,重要的是冷静应对任何事情,我想通过忧夜去追求“静”的演技。要是观众们能被这样的忧夜治愈,我会很高兴的。

不是公狮子而是母狮子
今后,会不会描绘忧夜最本质的部分呢…。星田(良子)导演对我说「说不定会更逼近忧夜更像人类的部分」。随着每一集的故事进行,说不定能一窥忧夜的真容呢。首先与店长的接触方式已经发生了变化。店长一旦要开始“发飙”,虽然还没到会吐槽着说“又开始了呢”的程度,但会露出“诶?!”的表情,我演着这种微妙的感觉也觉得很有趣哦(笑)。

来到拍摄作品的现场,这本身就很快乐。日程安排很困难,所以演职人员齐心协力,彼此支持努力着。我最喜欢这种很有凝聚力的现场了。这次外景也很多,想来会很辛苦工作人员,但大家吵吵嚷嚷地很开心呀。只是全体演员都打扮得很抢眼,出外景时说不定会让一般路人诧异「那是什么啊?」。这也没办法的嘛,又有高个子,又有皮肤,又有爆炸头,又有河童头。大家经常把这部作品形容为「像动物园似的」,我觉得真是恰如其分(笑)。

用动物来比喻忧夜的话…。狮子,而且是雌的哦。静静地看同伴前去捕猎,时而支援。要说为什么是母狮子的话,不觉得店长是公狮子吗?因为总是“嗷嗷”地叫(笑)。

PATI・PATI 2009 vol.11

PATI・PATI 2009 vol.11 P78
—加藤和树 本音连载—
翻译:ちなみ

第8回 「成长」
在自我肯定与自我否定的夹缝中……
业内有这样一句话:“音乐人成长的速度是一般人的3倍”。作为音乐人作为演员,有更多机会获取种种经验的他,是怎样从中汲取成长的食粮的呢——。


本期连载迎来了第8回。8个月看似短暂,但对一直向前奔跑的人来说已是能得到长足进步的时间了。我想现在的加藤和树和连载开始时相比,不论作为一个人,还是作为一位音乐人,都成长了许多。因此这次的主题就是“成长”。这个月也请加藤和树大告白——。

变得深思熟虑了吧
——我从旁观察也觉得每次见面都能感受到你的成长,那你自己实际体会到这一点了吗?
没什么感觉呢。虽然我憧憬着成熟的男人,过了20岁后就以自己的方式努力着,但精神年龄的话还没成长到那个程度吧。
——精神年龄,大概几岁呢?
18(= =+)……抱歉,是谎话(笑)。有点说过头了。不过,拥有不愧于成年人身份的言行但心态年轻倒是我的目标呢。身边净是不忘童心的人,所以自己也想保持那样。啊,不过刚过20岁时还只是个小鬼,什么都不考虑就去说去做,一想到这就感到自己现在处事变得深思熟虑了。
——那也是一种成长吧。
嗯。但是,能实际体会到自己成长了的也只有那一点吧。即使办了LIVE之类的活动,虽然目标是每次都迈上一个台阶,但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到底有没有成长。身边也有人对我说“LIVE变得好看了”,可怎么说呢,那没法让我有实际的感觉。一定是因为我还没到达自己所描绘出的理想状态吧。
——能做到至今做不到的事,这样的成长比较容易明白吧。有这样的事吗?
啊,这种的话是有啦。最突出的是会弹吉他了。一开始是一想这怎么弹得下去就放弃不弹的地步呢(笑)。这种成长很容易明白。
——那歌曲方面呢?
歌啊?我觉得现在有演唱的体力了。虽然经过长时间的LIVE下来声音会疲惫,但与以前相比,疲惫的时间点往后延了。以前正演舞台剧的时候,做了一次喉息肉手术,结果一个月都出不了声,掐着时间上了公演。我嗓子以前就是那么脆弱的。现在强点了吧。
——为了那样的成长,你都做了什么呢?
强腹肌的体力,也有段时间去上了声音训练课。现在是照自己的方式在锻炼。还有就是记住了要好好保养喉咙。
——以前说不定职业意识还带着点天真吧。
是啊。有着“能做到的吧”这种奇怪的自信。自己小看某些东西了。改掉那种意识后,不仅是喉咙,身体也变强了。以前是一换季肯定感冒的笨家伙(笑),现在病倒的情况变少了。
——那时为什么想改变意识呢?
那一定是因为明确看到了自己该做的事吧。想要歌唱的心情进一步变强了,因为逐渐萌生了“和身边的人们一起创作着”这样的意识吧。以前总是独自一人奋斗着,到处碰壁,当意识到自己不是一个人的时候,觉得为了周围支持我的这些人也必须更加努力。然后想着我能做的事,要保证身体不出状况、以万全的状态面对LIVE之外,在其他方面也可以更努力的。
——加藤君是从人与人间的维系中汲取各种知识,从中获得成长的类型啊。
我想是这样的。武道馆LIVE前曾经有一段时期,烦恼着自己是不是真的想唱歌。那时也因为听了周围人们的话语才看到了前方的路。写下「Chain Of Love」这首歌也是这样。对我来说与人的维系真的很重要,深深觉得那就是让我得以成长的原因之一。紧闭心扉独自思考的话,是得不出答案的,也不能前进到现在吧。
——人有因表扬而成长的情形,也有相反的情况。加藤君是哪种情况多一些呢?
我想我确实不是被夸出来的那一种。相反,是重复着失败,进而思考怎样克服过去的类型。在某些方面对自己还有点宽容,就在那一点上严格要求自己,也让别人严格要求自己,是不是就能有所成长呢。大体上是这么分析的。话虽这么说,我这个人相当我行我素,也有改不掉的地方(笑)。
——不过我倒是觉得加藤君想要成长的心情非常强烈呢。
是吗。说实话,想要改变的自己,与认为我就是我而不想改变的自己,差不多是一半一半。这很难得出唯一的答案。但果然还是不想改变自己的根本。要是连那都改变了,总觉得像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了。
——可以不改变根本,但让它逐渐成长起来呢。
是啊。目前有音乐这个核心,怎样让它成长是最大的课题。现在这个核心还很细弱,经过几年再回头看,会呈现怎样的状态呢,那全部取决于现在的努力。我想一边重视着与人的维系,一边踏踏实实地积累着走下去。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