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好鸡血啊

repo中有许多喂,大家忽略吧……

11月6日
安排同学收拾我校内的鱼和菜之后,背个包出门。
车上得知某人已到,精神不错 = =
RP伴随着我的特快车提前到站5min而来。
需要推倒的米子大人和青青大人、需要勾搭的花子大人和紫花大人先去接日饭,再来接我。
于是爬去车站附近KFC消磨时间。此时RP开始诡异……
正排着队突然有人叫我名字,我一惊回头一看居然是前一天那面试分在同一组的男生(可是我跟他也不在同一省orz),5号到了北京恰好在KFC等同行的人一起去候车厅坐车去上海。
青青一来我顺利脱逃,下了地铁站和中方大部队(喂一共5个好不好!)会合,去见只勾搭过没见过面的我姑娘和米子姑娘(喂!!),姑娘们带给我们和樹的KOB传单(俗称卖肉……)和kzk扑克牌(噗),非常感谢!
顺带一提,此次共有9名日饭来看中国活动,我们拐带了5个,噗。
一姑娘在酒店给手机电池充电,结果导游没提醒她中日电压不一样,就爆了囧。
之后,就此开始了我囧囧有神的乱飚日语的两天……
拐带姑娘吃火锅,kzk如果那时去找她们那就扑了空XD(日饭总共只有5个不然我们就破产了……同时事实证明kzk和日饭完全分开行动),她们拍完刚端上来的鸳鸯锅正式开吃,然后杯具地发现岛国姑娘的胃口都很小,真不好意思放开吃……
酸梅汤味道不错=x=
纠结地吃完,送她们回酒店,我们也打道回府到了自己要入住的——青年旅社?!
这地方真的不错哦!
大门
beijin1

大厅
beijin2

有网可上(没有日文输入法)
beijin3

走廊
beijin4
可以在墙上画画(我懒得动,不然也想留几笔)

谢谢米子和青青的礼物,我只带了囧囧腊肠……
ken等一群人杀来,丢给我她家神丹做的迹部头,请你从米子那里揪点腊肠吧orz
半夜无语地出去晃悠一圈也没抓到所谓的彩排(鬼才晚上排勒囧),舞台还没有搭好,大爷盯着我们几个囧人看。
回到旅馆躺倒,一夜无事,没人从床上被踢下去。

11月7日
我想说我起得最早,收拾一圈后大家都爬起来了。
开始纠结给日饭姑娘们的礼物,到了王府井发现很杯具的价格,草草收兵,远望一眼因和樹降临帝都而带来的重重雾霭中的遥远的天安门orz
爬下地铁向崇文门进发,好不容易搞定礼物(结果送日饭的东西比送和樹的要好很多= =,我就随手捞了个给他,忘记带香木扇了……死orz),ken她们此时已到剧院正门蹲点排队。
急匆匆过去,只有一堆人,没有整齐的队伍,据说工作人员已经接收了部分要转交的礼物,默默挪回门口。
开始漫长的等待………………

某时刻,Dora出现了,一群人开喊,他回头笑了笑,从广场正门出去了。
又过了很久……
几个人开跑……
据说……和樹来了|||
我不淡定地跑过去……
看到他了囧,我囧啊,心理准备在哪里?!!
就那身颁奖时的少女状服装,一脸貌似严肃的神情。
保安在一边准备阻拦,我们很自觉地沿他要走过去的路站作一排,跟着大家挥手(我的条件反射神经我要谢谢你们……)
他略略转过身对我们挥手,真有礼貌XD,进去彩排了。
跑回正门开始抓人被我晃|||
这这这也太突然了好吧……

不知什么时候就突然有了大致的队伍,基本站定,还算靠前。
继续等待,有大叔和小哥开始采访,中文日文并用,男饭是他们关注的重点。
此处囧事一桩……大叔为何你非要问颜这个问题,又不能说不喜欢不是吗?
之后与阿C子认亲~~
临近5点,队伍很骚动,排在两个门前,挤到门都开不了。
5点半左右正式开门,没想到冲进去很早,座位一楼很靠前。
等待开场,生Live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此时会场交替播送和樹与FMB的歌曲
我记得有そばにいて、Vampire、リアル等。
看到日饭把礼物给了她们,到前台把小袋子交给staff(暗中希望某人别看见那心血来潮的所谓礼物orz)

据说Jpop in China 2009这节目由NHK电视台协助收录,在音乐物语中播放

1.卡拉OK大赛决赛
选手中中国组水平整体很高!
唱B'z(kzk喜欢这乐队吧…)的冠军模仿B'z的音调实在太~像了。
唱小野大辅角色歌的亚军很美好很抽,舞台动作也赞得一塌糊涂。

15min休息时间(又不是网舞……)
此时开始搭台,Dora一晃台下就开始喊,逐渐蔓延到各个乐队成员。


2.和樹Live(喂!)
3.FMB环节,虽然不是他们的fan,打拍子也打到手红了。
4.颁奖环节

--------------------------------------

Live歌单(总共40min+)

メラメラ
Venom
-MC-
老鼠愛大米
-MC-
Chain of Love中文版
星へ
-MC-
EASY GO
What can tonight
instinctive love
基本没太踩音响,真是奇怪啊……

伴着异常响亮的kazuki喊声
白西装红衬衫领带踱上台的和樹!
活的要在这里唱歌的和樹!(喂!)
唱歌时扭得跟视频里看到的差不多……
5.jpg
Venom对手指好好玩~~

灯光转暗,Dora一人拿着吉他坐好。
第一段MC居然是中文MC哇塞!
中文越来越标准了。

大家好。
我是加藤和樹。(比日饭现学的加藤卡sure好多了)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马上开始掏纸条,把大家萌倒,かわいい声四起。
今天来北京开演唱会,我感到非常高兴。
让我们一起来分享演唱会吧。
虽然作为歌手我才出道3年,也和中国歌迷进行心与心的交流。
虽然今天我演唱的时间不长,但是希望大家能喜欢我的歌。
下面这首歌我想你们都很熟悉,我不知道能不能唱好,但我会努力唱,请大家和我一起唱。

在这抒情的曲调中,我们一个劲在猜会是什么歌,
然后和樹唱了第一句!
——我听见你的声音,有种特别的感觉……
别人都在哇,我倒抽一口凉气(为毛同样的感情我是这反应?!orz)
这句歌词如此标准如此温柔,而且用得真是地方……
和樹你够了啊!!!
然后他忘词了,退后几步让大家一起唱,说着谢谢。
从来不知道老鼠爱大米居然可以这么好听!
因为坐得靠前,好像是在这首看到和樹泛泪光了orz
之后每次都结合MC听,那一字一顿力求完美的念法,那惊艳的第一句,每次都这效果->╥﹏╥

掏纸条掉在地上,一听他说自己作词作曲,立刻想到Chain of Love(这首超想在Live听到的歌啊!!!)
吉他版的噢!
听了第一句我又一口凉气——中文的啊!!!!!!!
和樹你够了啊!!!!!!!こんなの、ずるいよ…
然后真是哭了……最后那句谢谢沉了下去。背过身喝水时乐队成员过来搂了他一下安慰他。
这些读音和歌曲,不知和樹练了多久?

继续说
EASY GO时让大家站起来,哦这才是Live呀。
米子把我往前戳,但我不敢走太靠前orz
What can tonight他往半圆台一跳,近い!!!!!!
加上最后instinctive love的喷水和后空翻,后空翻!!!!!
Live啊,哦俺第一次看生和樹的Live呀=皿=
FMB唱时满脑子都是老鼠爱大米,很莫名地泣了,所谓的Live后的失落感?

其实刚知道北京concert那阶段,我曾做了两个梦
和樹一次唱了Chain of Love,一次穿着手党衣装唱了EASY GO
现在梦已基本成真=皿=

颁奖时到处乱望,还跟FMB偷偷说话。
6.jpg
请试着找找看是哪只吧 = =+

活动结束后的会场
7.jpg
好orz

在三个门之间抉择到底和樹从哪里出来,跟一群人跑过去时他已经坐在车窗口了。
微笑把日饭也弄哭了囧——此时我很淡定地微笑挥手+说着辛苦了。
后来送她们回宾馆听说kzk一般活动结束都一副很怖い的表情我再囧

一天看了这么多活动和樹我突然觉得实在太不真实了orz
晚餐聚会时只顾听老鼠爱大米,搅得米子炸毛了XD
顺便看了下bo,发现和樹也开吃了

11月8日
睡不着,凌晨自己去了车站跑路,坐车上继续老鼠爱大米……
哦该死的为什么听每一次都是╥﹏╥的情绪。
日饭分两批走,米子送走姑娘送和樹
据说送机时他又很严肃……

我还是觉得不真实啊!!!!!!!

他们大概是去了以下地点:
日本音乐文化中心
天安门广场
星巴克咖啡店
吃了北京烤鸭

7号晚在簋街吃了饭(我们当时也在那条街上吃,真遗憾orz)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请竖起你的耳朵

在这两天的repo前先上音频
虽然是我录的,可是叫得最响的那个声音不是我呀囧
我是总倒抽气+喊Chain of Love和说他哭那个
因为坐得太前(喂!),只有慢歌和talk比较清晰,其他都共振了……

从老鼠爱大米开始 推荐这个
完整的从和樹出场开始 (开头就很吵闹)

然后是串场小talk部分

偷偷地听吧XD
小心音量

不过现在最好直接去优酷和新浪看视频
日饭整理得好详细orz

朗读剧版「罠」

简要日饭repo

貌似只靠灯光、音乐、台词来表现。

演出后对谈:

・演员介绍

・问题1:演了朗读剧「罠」感想如何?
和樹拿着话筒一脸要回答的样子
最先说了感想

・问题2
今天的服饰重点是?
和樹装着模特样走到前面,
绕回去,
掀起外套露出里面的Y字领衬衫摆pose(顿时想到立海那首掀衣服歌……)
说自己的衣着重点在领带上别的蜘蛛型领带夹

今天也恰好是白石美帆桑31岁生日
作为惊喜推上来一个蛋糕
不过因为会场内禁止明火而没点蜡烛
大家一起唱了生日歌
第2场送上了一大束花

6月14日,EASY GO发售event

6/14 千里Selcy
EASY GO发售活动暨握手会

日饭repo整理(有个姑娘太能写了……)

MC为上次主持Venom握手会的斋藤典子桑,简介过和树profile后,和樹登场。

当天是大晴天->很热
和樹服饰见相关新闻。
比如这个

MC「你应该是雨男的啊,今天怎么会是晴天啊?我还期待你更新雨男记录,特意查了天气预报勒」
和樹「其实进入梅雨季后就不知道下雨是什么了!」(显得很自豪) = =+
向大家问候「大家都涂好防晒了吧」
接着说「正如大家所知,我很容易被晒伤,单单在街上走就会晒到啦。所以,有点不好意思,我往这边点…」,拖着话筒立架往阴影里躲的和樹。
往后退了一步
下面的fan「诶诶?!」
和樹「啊,那么」——乖乖站回原位。

MC「好久没来大阪了,感觉如何?」
和樹「唔,其实还是经常来大阪的,也没那么久别重逢的感觉,每次来都觉得是个温暖的城市。老婆婆会轻松地喊着『小哥、小哥』来搭讪。(笑)在Live期间也被很亲切地搭讪(笑)我虽然出身于名古屋,包括大阪在内,凡是我Live去过几次的地方,再去时都会有回家的心情」

谈到EASY GO
MC「我也看过PV了,吐槽点满载哦。顺带一说,拍摄时天气好吗?在屋顶上唱歌的部分,脚下好像很湿哦?」
和樹「那个啊・・・!(笑)确实到前一天天气还是很糟糕,不过那是为了倒影效果而特意撒的水」
MC「(怀疑的表情)是这样啊?」
和樹「但基本都是阴天。(笑)只有一瞬间非常晴朗,虽然收到PV里了,其实那本是预定作为试镜的片段,匆忙中变作正式录制了。」
MC「穿衣服的坏蛋为什么抢了那么破破烂烂的小电视跑了啊?」
和樹「那个啊、是因为他们饿了呀。然后、商量着偷了老爷货电视机,去换钱吧。店里的老板娘让偶然在那里吃热狗的我把电视机追回来,追着追着最后跑到那地方了~其中有这样一个故事」
MC「貌似能一下子逮到的,结果相当棘手呐」
和樹「他们很擅长逃跑,就是怎么都追不上呀」
MC「互相争抢电视的时候、非常用力啊」
和樹「比抓着电视的他们所想的更用力、我可是认真的(笑)」
MC「听说曲子是在数首候选曲中选出来的哦」
和樹「是的。虽然确实有选曲会,听到的瞬间就想着只有这个了。结果,选到的其实是大岛桑作的曲子」
MC「果然是因为一起合作的关系,知道你在乐曲风格上的喜好吗?」
和樹「大岛桑跟我啊,心有灵犀!」(自豪+喜悦状) = =+
MC「听说加藤桑也写了这首曲子的歌词」
和樹「是的,机会难得我就挑战看看吧,写是写了,可有点热血过头了。(笑)」
MC「干劲太猛了?」
和樹「对、果然是因为知道原作的关系,一不留神就热血过头,根本没有轻松前行的感觉,所以被咔嚓了。(笑)」
MC「果然自己知道的作品中播放自己的歌,会很高兴吧?」
和樹「当然了!首播的时候,端正地坐在电视前,放送时一个人心情飙到最high的说!(笑)」


谈到Dead or Alive
MC「Dead or Alive」的歌词,与「EASY GO」截然相反啊」
和樹「这个反而是很消沉的时候写下的」
MC「对于展现思想的工作,这也是必要的吧。那也与创作紧密相连」
和樹「是啊。比如有新的发现。是不是消沉时也要彻底消沉看看,我这么觉得」
MC「歌词中『生きてることの喜びと、死にゆくことの苦しみは、まるであわせ鏡のよう』的语句,让我印象深刻」
和樹「怎么说呢,我想死和生,是表里一体的。那个…非常,嗯,这个是相当极端的说法了,如果这活动之后我遇上事故死了也说不准,不是吗」
会场喊出一片「诶?!!!」,匆忙解释的和樹。
和樹「所以说!是极端的说法啦!但是不可以忘记活着这件事,总是与死亡为伴。所以想要无悔地将每天想做的事做好,这么活下去。因为这么想着,才有现在的我」
MC「也就是说,不论是『EASY GO』还是『Dead or Alive』,都传达着无悔地前进、生存,这同一个主旨啊」

谈到HOME
MC「这是谁都会感到怀念的歌曲啊,那么唱的时候也想着家乡和家人吗?」
和樹「录音的时候确实是想到了家乡。『欢迎回家』这样的话,虽然一个人住以后不说了,但那是很重要的东西」


谈到个人生活
MC「现在为止问的都是工作上的事,也想好好问问私人生活方面哦!据说最近开始养鼯鼠了呐。名叫Peach」
和樹「是的」
MC「为什么养的是鼯鼠呢?」
和樹「其实是化妆师送给我养的,以前就很中意,后来她家大鼯鼠生了小宝宝,就给了我一只」
和樹在舞台上向场边准备帐篷里的化妆师示意,大家的视线都瞄过去…。
化妆师(♀)有些不知所措。
MC「鼯鼠会飞的吧?」
和樹「会飞的。与其说是飞不如说是滑翔」
MC「那么加藤桑要是说着『我回来了』进门,Peach酱也会说着『欢迎回家』,往加藤桑胸口飞过来吗」
和樹「要是那样的话…萌死了!」
MC「回来时,从屋子里飞出来那样哦」
和樹光是想象中就一脸小花乱开的表情
MC「照顾鼯鼠不费事吗?」
和樹「现在基本上不费事,以后会怎样呢。说不定会变得很麻烦呐。(笑)要是习惯了会从前胸口袋里爬进爬出哦」


关于演员工作
MC「加藤桑作为演员方面的工作也精力旺盛地活动着,出演了9月将要公映的『湾岸Midnight』吧」
和樹「是的。中村优一君演朝倉アキオ,我演的是他的对手岛达也一役」
MC「是怎样的电影呢?」
和樹「虽然详细说明这故事会很长,有辆被称为恶魔之Z的车(~这里扯了一大堆,日饭省略了……嘛,其实是以前那车是和树饰演的岛达也因车祸过世的朋友的,那位的名字与中村优一饰演的朝倉アキオ读音还一样,对这辆车有执念的岛达也就特别在意朝倉アキオ,大概……是这样吧|||)是描绘同为飙车党的男人之间的羁绊的作品」
以前活动中被问到其他事情时解释地很长,被MC的女性吐槽了,所以这次虽然说着会很长,和樹还是很拼命地概括着 =w=
MC「加藤桑的角色也要驾驶吗?」
和樹「对。我开的是被称为Black bird的保时捷」
MC「还是跟一般的车不一样的吗?」
和樹「完全不一样呐。加在身上的重力什么的,这样…」
和樹说明着很大的震动会传递到身上,想不出合适的拟声词而摆动着手想把话扯出来 = =+
MC「嘣嘣那样传过来吗?」
和樹「是…那样,总之震动很厉害」
MC「在现实生活中加藤桑也开车吗?」
和樹「偶尔吧」
MC「东京的话开到哪里呢?」
和樹「那样啊…台场那边吧」
MC「在大阪有机会的话也想飚一下吗?」
和樹「是的,想接受下洗礼呐(笑)」
貌似大阪有本地的驾驶规则。
MC「还有2月有首次主演的作品『所以我们,在等待早晨』吧」
和樹「是的」
MC「这又是怎样的电影呢?」
和樹「尽是男人,男子气的电影。(笑)在密室这样的独立空间中,8个男人彼此想法交错的故事。经常有枪战和严酷的场景,是值得一看的作品」
MC「然后下个月还开始友情出演『我们是天使!』呐」
和樹「是的。是30年前电视剧的重制版,我也作为手握故事关键的角色」
MC「是怎样的角色呢?」
和樹「虽然想和大家在一起,也有内在的一面,略微有着两面性,是至今未曾感受过的角色」


关于专辑
MC「7月15日也将发售新专辑『GLAMOROUS BEAT』了,是怎样的专辑呢?」
和樹「与音响监督大岛桑商量了不少,作出了有着玩耍部分的有趣专辑」
MC「其实我比大家早听到了」
此时,会场响起了「诶~っ!!」的叫声。
MC「有几首如『Kiss In Heaven』等,是我很喜欢的歌」
和樹「是至今为止没有过的歌呐」
MC「第一次唱女性作词的歌吧」
和樹「是的。我想光是身为女性,就有着我们男性表现不出来的东西吧」
MC「也有我很在意的歌词哦」
和樹「是的。(笑)加入了有趣的东西,敬请期待」
MC「还有,趁还没忘记有件事必须说一下。19日深夜播放的『音乐战士』中加藤桑会出演」
和樹「对。在这里还不能说,会做很有意思的事,请看哦」
会场又是一片「诶~っ!!」
和樹「在这里说的话就没有期待了吧?请一定看节目确认」


曲目顺序【均是播放伴奏演唱方式】
EASY GO
HOME
对谈
EASY GO(第二遍)
对谈后MC说「请加藤桑再唱一曲」,大家本以为会是「Dead or Alive」,结果是EASY GO(第二遍)
会场再次一片「诶~っ!!」
MC「现在开始唱『EASY GO』了哦?」,现场仍是平定不下来。
于是和樹一句「『Dead or Alive』留到Live会场啦!」
众人这回是「kia~っ」一下,安心听歌
日饭在这里说和樹还真是变得会配合fan了

握手会结束后,和樹从会场回准备室时,是坐旁边的观光电梯上去的。

6月11日 bayFM 公开直播

6月11日 bayFM 公开直播
日饭repo翻译,【】内为本人语

和树作为嘉宾出场
服装与博客上一样,没戴眼镜。

现场准备了写有『拍手』与『Hey!』的标语牌【估计是晃哪个观众就怎么反应吧】,和树一出场就晃着『拍手』
fan想着那牌子上写的字还真是小啊
结果是——背面
和树注意到后,说着「(正面)明明这么大的…(笑)」

在节目前的DJ谈话中提到『Hey!』没被用过,和树在节目中就用了
fan觉得,听广播的人岂不是会想为什么是『Hey』啊?【 节目中说『Hey』真是异常诡异】

坐下来以后,就像确认着观众的脸一般环视一圈,打着招呼,挥手

对谈开始时,摆弄着耳机,
微妙地调整桌上话筒的位置。
可爱小动作不断

这周广播的主题是『受欢迎的男女』。
望着观众,被介绍说是『帅哥,受欢迎的男子』时
回过头来,一脸『诶,是说我吗?』的表情
歪歪脑袋

谈到peach的话题,笑容异常温柔
跟bo上喂peach的表情一样

peach是发型师(女)让给他养的。如果不在家的时候再送回发型师那里代为照顾。
和树说要是多喊几遍习惯过后,一叫名字peach就会靠过来。
DJ林桑问「既然是鼯鼠,那有时会飞吗?」
「说不定会飞哦。咻一下,咚一下」
此时左手作出『咻』飞起,『咚』落在自己胸前的动作。

说鼯鼠小时候呆在鼯鼠妈妈肚子上的口袋里
所以应该也能放在口袋里出去散步
拉开短外套的前胸口袋往里看
说「说不定从这里冒出来」
观众激动一片
「不过现在不会出来啦 (笑)」
被问到peach现在多大个了
单手中指与拇指比划出大概10公分

一个人在家里做蛋包饭时,会用番茄酱在上面写名字……

林桑说和树跟逆转裁判的牙琉检事【牙琉响也,检察官】很像
【额,我看看也觉得像了……,话说逆转,宝塚出了舞台剧……】
林桑边说「異議あり!」【逆转名台词——抗议!】边砰一声敲墙
和树小声说「要爱惜东西啊…」
林解释说牙琉虽然是检事还在做乐队【反正是囧人一个】
「那我是不是也做检事比较好?」
观众拍手下
嘴上说着「现在学的话有点…」
结果还是试着喊了一句「異議あり!」
听了这句,林桑说「判我有罪也行」

提到游戏的话题
「以前也很闷闷地玩过动物之森之类的」
「那时候正好是演假面骑士的时候,在拍摄现场很流行。感觉只有自己被伙伴排除在外了呀」

勇者斗恶龙、FF【最终幻想】都玩到8左右。
林桑对着和树说「这样下去(能作为FF角色)出场了嘛」
「至今见过许多帅气或是美型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像画中人一般的呢」
看着和树的脸感慨着【=[]=】


现场播放「Dead or Alive」时,双手依着节拍轻轻磕桌子,跟着旋律晃脑袋
曲子间隙的拍摄,说着「摆什么pose」呢
结果拿着『拍手』牌照了一张,第二张拿着『Hey!』【OTL】

后来说有和树的海报作为礼物送给观众
林桑说「请把这海报贴到床正对的天花板上」
和树听了这话,装作:仰面睡倒—醒过来看到海报—惊到状

最后和两个DJ握手,离开。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